青岛:需要警惕年轻人流失问题
青岛

青岛:需要警惕年轻人流失问题

2021年03月20日 16:31:42
来源:真钱百家乐

青岛户籍制度改革又往前迈出一步。

3月15日,青岛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解读》,其中最大的变化是,取消原有单套商品住宅城区(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崂山区、城阳区)90平方米以上、新区(青岛西海岸新区、红岛经济区、即墨区)60平方米以上的面积限制,实现在青岛市取得居住性质的合法产权型房屋人员(含已办理房屋转让合同网签备案)及其近亲属即可办理落户。

这也意味着,只要在青岛有住房就可以落户。

本文授权转载自/©青记(ID:tsingnotes)

撰文/©青记君

编辑/©张慧

全面放开落户限

青岛步子要迈得更大一点

除了取消购房落户的面积限制,《意见》还明确放宽学历和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鼓励举家迁徙和亲属投靠、服务“双招双引”赋权激励落户等,实施分区域、分类别、差别化落户政策,即继续放宽四个中心城区(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崂山区),大幅放宽三个城区(黄岛区、城阳区、即墨区),全面放开三个县域(胶州市、平度市、莱西市)。

也即是说,目前青岛全市只有三个代管县级市是全面放开落户限制的。

对比之下,济南则从去年6月1日开始,全面放开落户限制。

2020年3月3日,山东省委、省政府印发《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加快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济南、青岛中心城区尽快放开落户限制”。

1月7日召开的2021年全省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公布,除青岛中心城区外,山东省城镇落户门槛全部取消。

站在全省层面来看,山东还是希望青岛的步子迈得更大一点。

从这个角度来说,青岛实施“分区域、分类别、差别化落户政策”没有错,但其实应该分两层,即放宽四个中心城区(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崂山区),全面放开其他区市(黄岛区、城阳区、即墨区、胶州市、平度市、莱西市)。

青岛还需加快破除都市圈户籍壁垒

再从城市群和都市圈发展角度来看,青岛这一次户籍制度改革似乎也没有跟上新的政策变化。

3月13日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全文中对城市圈和都市圈进行了非常多的笔墨描述,而且从词频来看,全文6万多字的规划中,“中心城市”提到了6次,“城市群”提到了16次,“都市圈”提到了9次,两者都高于“中心城市”的次数,“一体化”提到了21次。

关键词的频率折射出国家发展策略的变化。

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也就是说,至少在都市圈内人财物的流动应该是完全放开的。

去年5月6日,浙江省宁波市发布《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明确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并放宽社保缴纳条件,社保缴纳年限累计的范畴由“在宁波缴纳”放宽至“在浙江省内缴纳”,即在省内其他地市缴纳的社保可纳入宁波累计缴纳年限。

同样,去年12月,苏州市发布《市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意见》也提出,实施省内特大城市苏州与南京在积分落户时,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探索苏州与无锡、常州等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积累互认。

可以看出,各大都市圈加快破除户籍等发展壁垒,将为整个经济发展提供更强的内生动力。

青岛十四五规划中已经提出,要打造世界知名的青岛都市圈,共建胶东经济圈,引领形成“一群两心三圈”发展格局,提升山东半岛城市群综合竞争力。

而且青岛都市圈也进行了扩容升级,相比于2017年12月《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最新的“青岛都市圈”明确由青岛、潍坊、日照和烟台海阳、莱阳等组成。

但青岛这一次户籍制度改革却没有针对潍坊、日照和烟台海阳、莱阳等青岛都市圈城市给予相应的特殊政策。

细节之处,凸显对于政策的把握和理解。

新政放开,“抢人”效果几何?

深入来看,青岛这一次户籍制度改革,更多其实是针对存量的一次降低门槛尝试。

也就是说,是针对已经在青岛居住尤其是在青岛买房,但之前受限于90平米的限制没有落户青岛的人群。

这一点,其实从官方对于进一步放宽落户政策的原因解释也可以窥见一二。

《意见》指出,2018年版的户籍迁入政策主要存在三个方面问题:

一是人口增速持续放缓,2018年增加14万余人,2019年增加10万余人,2020年增加8万余人,人口增长率和净增长数量连续两年下滑。

二是购房落户有面积限制。要求拥有城区(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崂山区、城阳区)90平方米以上、新区(青岛西海岸新区、红岛经济区、即墨区)60平方米以上单套商品住宅才能落户,导致存在有房“落不下”问题。

三是落户途径存在盲区。部分有落户意愿人员,因无购房、无亲属投靠、单位无集体户等条件限制无落户途径。

尤其是第一条原因,蕴含着非常大的信息量。

从户籍人口来看,2018年增加14万余人,2019年增加10万余人,2020年增加8万余人,人口增长率和净增长数量连续两年下滑。

对应的是,从常住人口来看,2018年青岛常住人口增加10.43万人,2019年增加10.5万人,2020年数据没有公布。

也就是说,青岛常住人口增加要比户籍人口增加少,或者持平。

这说明一个问题,青岛需要警惕可能出现的人口净流出状态。

当然,具体数据还要看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

图片来源:国民经略

青岛:需要警惕年轻人流失问题

不过,现实来看,青岛的确需要警惕年轻人、高学历人口流失问题。

从相关求职数据和分析来看,青岛“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处于’下降通道’”和“高学历毕业人口增长滞后”的判断得到了部分验证。

根据脉脉数据研究院2020年3月发布的《2020人才流动与迁徙报告:疫情之上,机遇何在》显示,关于重点城市职场人平均年龄的调研中,青岛平均年龄33.6岁,年龄较大,居全国第五,排在青岛前面的四个城市是哈尔滨、大连、沈阳和石家庄,从中不难看出青岛年轻人求职者数量不占优势。

从某种程度来说,一座城市人口增加数量尤其是年轻人和高学历人口增幅比GDP增幅更能体现城市的发展活力。

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网址 ag真人娱乐 太阳城申博
申博代理登录登入 电子游戏微信支付充值 www.msc22.com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官网登录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登录不了
ag国际馆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官方网址 真人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手机版